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7年03月27日  

2017-03-27 18:21:28|  分类: 观察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中国史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饿死了很多人可能是马尔萨斯定律使然。但坚定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新中国领袖认为马尔萨斯学说是反动的资产阶级人口论,不可能承认这一点,甚至打倒了马寅初,相对于马尔萨斯理论绝对的血腥残酷,马寅初仅仅提出节育以控制人口剧烈增长,已经是最温和人道,而唯一可行的了。
马尔萨斯指出,自然状态下,人口呈几何级增长,生活资料呈数学级增长,——几何级增长就是乘方式增长,数学级增长就是加减乘除式变化,所以人口数量增长远大于生活资料,因此生存匮乏是必然现象。自然界通过疾病、瘟疫,及其他大规模自然灾害如地震、海啸、火山爆发、洪水、极端气候,等等,抑制人口总量,调节人口量与生活资料的平衡,人类则通过不婚、晚婚晚育、战争等等,抑制增长,调节平衡。
抗战初期,蒋、毛动员抗战,动辄称四万万同胞,或四万万五千万同胞。1950年代关于中国人口总量有诗为证“六亿神州尽舜尧”,“人六亿,加强团结”。1930年代中后期至1950年代中后期,短短20年间,中国人口增长了2个亿。而除了生产关系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为标志取得进步,生产力水平并没有显著提高,耕地面积也没有显著增加,所以粮食产量即使增长,也是有限的,再加上为了发扬国际主义精神,输出粮食,为了建设工业体系、国防体系,大量粮食被用作生产资料。所以到1959年时,出现普遍的饥荒是必然之事。
很长时间以来,很多人从历史中提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饿死很多人的往事,用作攻击、诋毁毛、社会主义制度的口实,是非常混账的。毛那一代人的最大过失在于缺乏科学正确的人口观,甚至没有这种自觉。
我的出生地是蕲春八里湖团鱼海,我父亲1958年从百里外的蕲北山区来到八里湖这片长江沿岸湖泽湿地,外来人中有蕲春芝麻山高新铺的,80年代初我在一中读书时星期天还访问过父亲当年八里湖的同事高叔叔,听母亲谈起,还有河南人,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组成八里湖农场。
上周叔岳父来我家住了两晚。叔岳父1945年生人,1965年当兵,退伍后转入石油系统,先后在东北油田、江汉油田、华北油田工作,2003年从华北石油管理局退休。他的《古稀感怀》咏道:青年志向比天高,步入征程处处礁。塞北寒风冬彻骨,荒原蚊子夏如潮。远离父母心常系,鞭策孩儿嘴絮叨。踏进古稀该喘气,既圆夙愿应逍遥。三四句写的是他在吉林长春生活的情景。
柳晓春的《白棉花》写的是湖北黄冈一群人1959年赴新疆,在新疆开垦建设农场的事。
1950年代末,全中国范围内兴起了一场拓荒开垦的运动,当时还有许多荒无人烟的地区,如长江沿岸的湖泽滩头湿地,遥远的人烟稀少的边疆。最高决策者既然批判了反动的人口论,面对人口依自然法则暴涨带来的严峻形势,他们不在根本的人口问题上作为,便只有开发扩大种植面积。也幸好当时的中国有大量沉睡的土地。然而依据马尔萨斯理论,这也只能缓解一时之急,不可能跑得赢人口增长。而且土地总量毕竟是有限度的。最终还是实行了计划生育。
后来南方水稻生产出现了袁隆平的高产杂交水稻,北方小麦也培养出高产优种,单位面积产量得到极大提高。到目前为止,中国社会还没有被巨量的人口击穿。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