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6年6月2日  

2016-06-02 20:2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周为了写苏轼的佛缘的文章我在做近乎疯狂的阅读,阅读、涉猎的东西包括:苏轼的全部诗歌、东坡志林、仇池笔记,并拣理出其中有关佛教的材料;景德传灯录,五元会灯,并拣理出与苏轼有关的材料;楞严经,洪修平著国学举要佛卷,宽忍编著佛教手册,以及若干篇相关选题的期刊论文。
初步收获:拣理出苏轼全部诗歌中目标篇目,部分文章的目标篇目(尚需最后完成)。拣理出五元会灯中若干则与苏轼有关的片断,很有意思,可以单独写一篇有意思的文章。
现在自信对于苏轼与佛释这个话题不会说外行话。
几点印象:
一、相对于儒、道,佛释在苏轼思想认识、内心世界感情中占据比较次要的地位。苏轼一生都在儒、道的紧张中度过,即他毕生踌躇于进与退、朝廷与江湖、出仕与归隐、履职与回归家园、报效朝廷与逍遥。他的内心始终处于矛盾、煎熬的状态,他的家园情结尤其强烈而根深蒂固,一直渴想家园,看见江水、月亮、某种花他就联想到家园,外甥辈或老家来的学子没有考取科举他赠诗说没考取好,可以回到家乡去了。不知道得到他这种赠诗的晚辈亲友是什么样的感受。家乡来人探望(经常发生)话题当然更是家乡。他时时刻刻感受着当官的不自由,兄弟情深而聚少离多,家乡念兹在兹而远在万里之外,现实的他永处漂泊状态,皆因官身。每当他感受着束缚,他就作诗抒发感慨。父亲、妻子去世后他送他们回到家乡,守完一年后出川,来到朝廷,从此他一辈子再没有回去,也一辈子没有摆脱当官的身份,而他精神、感情上始终拒斥当下状态,向往那种非现实的人生。他受道家的影响太深了。乌台诗案发生前,即政治生命飞扬奋蹈的时期,他大量诗歌就吟咏归隐逍遥之志。给人无病呻吟的感觉。或者苏轼本质上是个文人,酷爱创作,视自由自在为生命,不能忍受丝毫的约束局促,误入仕途,并被寄以治国栋梁的期待,从皇帝,到同僚,到民间百姓都对他抱以这种期待。而他始终没有做成他想做的人,过那种他向往的人生,是因为他同时被儒家烙印得太深了。而且他事实上有干才,当太守能治理一地,当宰辅能治理国家,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他不是个只能写写说说的文人。因此他不能像个可有可无的人一样被忽视,从而落得自个耍,而注定被系着。他的踌躇、向往、企慕,可以想想,可以写诗吟咏,但这只能这样。
这中间,主要是儒家和道家的博弈,佛释是极次要的。
二,贬谪黄州时期,苏轼的思想感情事实上淸朗劲健振作多了,比起此前他政治生涯顺利之时。此前他的诗濡染着浓郁的文人习气,无病呻吟故作姿态,好发议论逞才使气,摹写刻画穷形尽相语言华丽浮词太多文胜于质。流露着道家者流的毒素,贬谪黄州,苦难的洗礼,净化,删繁就简,水落石出,他的诗质实起来。一般认为贬谪黄州苏轼相佛、道中寻慰藉,此说大谬不然,事实是他生命中儒之质更加凸显出来,犹如苦难冲刷去了原来附丽在表面的道、佛斑驳的杂质,使其本来面目显露出来。所谓穷且益坚。或者说是苏轼的倔强。苏轼这个人其实极其倔强,打死不低头。将死贬到海南岛,还说此游奇绝冠平生这种话。黄州是他极少空谈佛理的时期。表现他辟佛思想的《中和胜相院记》就是在黄州写的。在黄州他笔下绝少抒发归隐、向往神仙的诗文。我梳理苏轼与佛释的材料,其中黄州时期的极明显很少。
三,苏轼的佛缘。苏轼是从游历、知识上接触接近佛家的,进而从情谊上与僧人结下深厚情谊,但苏轼以生命体验去参悟佛教仅限于泛泛,如称世界人生如泡影之类,他始终没有皈依佛教,奉佛教为信仰,感受彻悟的佛悦,他始终在儒家现世安身立命。他的超脱是道家的超然物外,不是佛教的寂灭涅槃。他不谈明心见性的话,不由分说他的慧命在儒家的忠孝人伦,从来未为无明蔽障。
但苏轼对于宋代佛教世俗化、文人化的演进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第三点将是我要写的《苏轼的佛缘》的核心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