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5年06月14日  

2015-06-14 13:12: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离开,学者到场

最近,记者都来到贵州毕节,这儿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四个留守儿童服农药自杀身亡。最大的13岁,最小的才5岁。

记者们是从湖北监利赶来的。4月29日,重庆游轮东方之星在长江监利段江中因龙卷风倾覆,倒扣江中,400多人死亡。

这是个资讯传播极其发达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天天都是多事之秋。过不了多久,记者们又将带着全社会的关注,来到另一个震撼事件的现场。

这些事件的报道中,偶然可以看到学者的身影。但他们的存在意义好像只是应个景儿。他们本来是从属于新闻传播而出场,所谓评论没有说出个所以然,人们也不关心他们说了些什么。记者是合奏的首席小提琴手。

新闻报道的形式非常丰富。

现场报告,跟踪报道,为人们全面地了解事件真相,发生原因,提供了详尽的信息。

新闻分析,深度报道则引导社会正面看取事件发生的角度、影响、意义、价值。

但学者,或思想家的参与实质上是缺失的。

首先,他们不是以独立的、主体的身份参与的。的确可以见到几个网路上的大咖发声评论,发表微博、博客,但与事件的震撼性相比,其存在感可以忽略不计。存在感更加显在的是“嘉宾”,那些受电视栏目,或门户网站邀请参与做节目的专家、学者。但这类人,如上文所说,是从属新闻传播而出场,更像是应个景儿。

第二,他们忽视了自己应有的参与方式。思想家的出场时间通常是记者离开之后,最早是在新闻分析、深度报道阶段。而事件平复,社会聚焦转移,他们仍在思考。记者总是及时的、敏捷的,而思想家则是相对滞后、迟缓的。但记者是跟着社会生活流动,思想家则要在现象之流的某处下锚。记者要热,时刻追逐热点,始终处在聚光圈中,思想家要冷静,用理性把具体的历史现象铸成建设文明的砖块。1927年北京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发现轰动了世界考古学界,记者离开了,裴文中,继之以贾兰坡仍然不停辍地发掘,直到1937年抗战爆发才不得不终止。1898年河南南阳发现甲骨文,轰动历史学界、文字学界,数十年里,几代学者仍然热衷研究,朝代更迭的巨变也改变不了他们的专注。这才是思想家应有的参与方式。而今天很多学者的参与却取记者的同一个节奏。像前面说的那些网络大咖,汶川地震发生了,他们说汶川地震,北京奥运会举办了,他们说奥运会,马加爵事件时说马加爵事件,BXL时说BXL,扶人新闻时说扶人,钓鱼执法时说钓鱼执法,躲猫猫事件时说躲猫猫事件,东方之星时说东方之星,毕节四个儿童惨死时,说留守儿童现象。记者离开了,他们也离开。他们关注的目的不是其思考对现实有用,而是他们自己的存在感,不能被片刻忽视了。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说本身。

学者、思想家术业有专攻,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在每件事上都发声,做专家之论。应该沉在那个刚好对应自己专业的事件里锲而不舍地深耕。中国学者众多,各个领域都有大量专家,若能够以真正专家学者的方式做专门研究,发专家之声,那么每个领域、问题都会得到专门的探讨,拎得清。

一个事件有偶然必然的不同,作为标本其价值有大有小,比如最近的两件事,东方之星事件我以为是个偶然事件,独立事件,价值有限,毕节事件是必然中的偶然,更有思想价值。因为东方之星事件“惊动圣听”,新闻报道的力度空前,但作为独立的、主体存在的思想家,显然应更瞩目毕节惨事。当然果真如此,势必触及政治正确、意识形态敏感,不能自由地言说是思想家所以尴尬的根本原因,不能全指摘思想家。学者专家应该也不乐意充当一个应景儿的角色,按别人要他说的说,说些可有可无不痛不痒的废话。今天天气,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