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5年04月17日  

2015-04-17 11:1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耿定向和李贽争的是还要不要坚持儒家的意识形态地位。

耿定向说要坚持,李贽说这不合理。两人为此争得面红耳赤。

古代没有宣传部教育部,学在民间,读书人常常为所谓道术争得面红耳赤。

耿定向一路做官一路讲学,讲要坚持,并不是突然和李贽较理,他也因一路做官一路讲坚持而获得极大极好的声誉,遇到李贽时他到了快退休功德圆满了,没想到这时遭到挑战。猝不及防难怪恼羞成怒。

中国这块地面孕育形成,发展完善的思想学术,到这个时候已经全部起底了,就像一块地能收5斗豆子,任你再绞尽脑汁起早贪黑,也只能得这样的收成。再要想突破,契机只在于异域的新知识新思想传播进来,这是将近300年后发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所有的全部思想学术是儒、佛、道、文学、历史,等等。

耿、李论争是中国学术思想界关于诸多传统的基本的思想命题的最后一次讨论和论争。此后,清雍正年间的文字狱不是思想学术论争,晚清、民国时期的思想学术交锋,则是异域新知识新学问新思想的巨石投进传统中国死水激荡的波涛。

事实上这个时候儒佛道已经是你中掺我我中掺你了,不再是各自纯净的原质。

譬如儒学,孔孟子思的学说,经过西汉董仲舒、唐李翊、宋明理学家周敦颐“二程”陆象山王守仁的阐发,已不复是原始儒家。

这时候的读书人的知识结构也是复合的,而不是只懂一家,像说要坚持的耿定向,他写有专门阐述佛学的著作,当然,他写作的目的仍在发挥他的要坚持,他论证佛家玄妙的道理其实儒家早就具备,而且更优化。(这是耿定向的牵强附会。儒学的不足,其一是社会的发展,变得复杂,原始儒家的学说显露出不适应性,其二,正是它思辨性方面的缺陷,原始、简单、粗糙、经验型,尤其佛学传入后,与繁复发达缜密的佛学比较,这些固有的缺陷更被放大。所以才有李翊宋明理学家援佛学改造儒学。)

因此,耿定向要坚持儒家,其实非常勉强。道术已呈现为杂合的状态,你坚持哪一种儒家?当世的正宗儒家是王守仁的“王学”。但耿定向要坚持的原始儒家,即孔孟之儒。

李贽等量齐观各种思想学说。这是耿定向所不能容忍的。耿定向坚持儒学的神圣性质,神道设教。

李贽说,各种知识、学说,没有高低贵贱,都可宝贵,都值得珍视,犹如稻麦蔬果,皆能充饥果腹,于人有益。耿定向斥其荒谬,申论“慎术”,造箭的人认真负责竭力造出最有穿透力的伤人的箭,造甲的人竭力造出不能被穿透的甲,两种人都有职业精神,认真负责的结果,却一个伤人,一个活人,不“慎术”行吗?

(这里显示了中国传统思维方式的局限,两个人都遵循相同的逻辑范式,都言之成理,结论却截然相反,为什么?具体的逻辑本身没问题,问题是这种取譬、类比的思维方式的局限。而取譬、类比思维是中国传统论理的基本方式。)

李贽既然等量齐观各种学说,那么他就是以“我”为本。“我”是其取舍的依据。即既不本之孔子,亦不本之佛道。这也不失为一种路向。自古便有“我注六经”“六经注我”两种治学方式。但前不同于陆象山、王守仁,后不同于康有为的“六经注我”之“我”本是儒家之“我”,李贽之“我”是本体意义的存在,即是没有被格式化的“童心”。其著历史评论《藏书》,便是本之于“我”诠释历史人物事件,做出价值评判。

耿定向本之于孔孟,以孔孟为评判标准,做出判断。

他们谁都说服不了对方。

耿定向持论有充足的传统思想资源可凭借,有充分的政治正确的安全保障。但事实上是与现实脱节的,现实中的人们口衔圣教而实行淫秽。

李贽惊世骇俗,但却是与其当世现实发生的谐振。

明中后期是一个极度混乱极度享乐的时代。权力顶层出大权臣,出大太监,皇帝基本上相当于“虚君共和”政体中的象征性存在的君主。竟然有像神宗数十年不上班这样的事。他不上班也无所谓,首辅领导下的官僚系统足以保障幅员广大的帝国的运行。社会生活中奢靡淫逸流行。物质财富的富足足以保证一些人有条件极度享乐。李贽的学说提倡个性解放,肯定人生愉悦的正义性,驱逐道德,他的思想不是凭空产生的。而这些观念也足以拂去人们在佚乐的同时那原本已经极稀薄的系于道德感的不安。

道术之争当代也非常激烈,就是“宪政”与四个坚持的思想交锋。当代之争背后的政治动机非常明确。李贽不像当代“宪政”派那样强烈的政治诉求。他之否定儒家的意识形态地位,不是要改弦更张,要佛或道家上位,取代儒家。他对传统儒家的否定态度,可能出于生命体验。眼见儒家教化天下近两千年数十代人们,而世道仍是如此糟糕,尤其他自己活得那么难受,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症结就是儒家学说本身。这就是儒家学说教化的结果是尽培育出“假人”,即伪善者。

于是乃提出“童心”说。

由于在这个学说上传统思想资源比较匮乏,更不像后世有异域资源可资借鉴,再加上李贽本人的气性,他在树立新学说的过程中,有许多矫枉过正,显得偏执激烈。

他想象童心说培育真人,真人充斥的社会将是美好的理想的社会。

可见李贽是个理想主义者。任何一个宗教、思想学说的创造者都对未来充满憧憬。基督教如此,佛教如此,只是他们的彼岸在另外一个空间;儒家如此,空想社会主义如此,马克思如此。但人间不是天国,可能永远不会实现这些伟大思想家憧憬的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