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5年01月04日  

2015-01-04 10:4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一场麻将跨年嘉年华送走2014,迎来2015,一起辞旧迎新者胡钟秦。

度过了一个极其疲劳的元旦假期。疲劳来自于长时间的连续的打牌抽烟。

对于我这种道德观很强的人来说,近乎疯狂打牌而不以为于私德有亏是因为不在局中、而独处的时候我就在看书,构成了一种人生的平衡,这可仿佛于托尔斯泰翁嫖过之后的自我心灵批判。

打牌是无聊的消遣,读书之乐不足与外人道,把这两块材料拼装成生活的跷跷板,稍可克服人生的无聊与沉闷。

普列汉诺夫说,历史学家不要笑,不要哭,但要求得理解。

这句话解释了纠缠我有一段时间的一个困惑。孔范今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论主张研究者应持文化价值取向,而不是历史价值取向,根据这种态度,研究者对于历史现象,只做解人,不当裁判。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许多著名的论争,如新文学发生时期,新文学界与林纾、与甲寅派、与论衡派,新文学阵营内,语丝只周作人鲁迅与现代评论派之陈源,创造社与鲁迅,三十年代,左联之鲁迅与梁实秋,抗战时期,抗联与梁实秋,等等,在一般的文学史著中,对这些论争都作出了明确的是非对错评骘。只是传统的史著立场直接了当尖锐分明,后来的史著比较温和,而基本的、实质性的倾向是一致的。孔范今则“走出了历史的峡谷”。我是在接受传统文学史观过程中完成中国现代文学史教育的。而且我也信仰这个观念——阶级性、斗争性是哲学、社会科学、人文学说的属性。文学研究者是人文学者,其历史研究结论,若仅仅当一个历史现象的解人,取消立场判断,是否可以?在发表于江汉论坛的《孔范今20世纪文学史论浅识》中,我把这个疑问提出来了。我至今没有得到回应。学术论文基本没有读者,我这个疑问可能压根没有人留意。孔范今学生很多,许多很有出息成就成功,但继承、传承、光大他学问的几希。虚假的光荣热闹尊敬。令人唏嘘。孔范今学问大有深入搞下去的搞头。

没有想到被列宁批判过的普列汉诺夫是孔范今的理据。

这是个值得做的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