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5年01月27日  

2015-01-27 17:02:35|  分类: 废名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废名最初发表的作品,是表现“我的哀愁”风的,这为鲁迅所欣赏,有言为证:

鲁迅在1935年为所承担编纂的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的序言中说:“后来以‘废名’出名的冯文炳,也是在《浅草》中略见一斑的作者,但并未显出他的特长来。在一九二五年出版的《竹林的故事》里,才见以冲淡为衣,而如著者所说,仍能‘从他们当中理出我的哀愁’的作品。可惜的是大约作者过于珍惜他有限的‘哀愁’,不久就更加不欲像先前一般的闪露,于是从率直的读者看来,就只见其有意低徊,顾影自怜之态了。”

《竹林的故事》收聚是废名在《努力》周报上发表的小说,即废名最初的创作,包含两种风格的作品,一是哀愁的,一是冲淡的。但1925年废名编《竹林的故事》时,更看重冲淡风格的,而不大珍视哀愁风的,他把这视为自己两三年中多吃了几碗饭更成熟了些的缘故,他将三篇初作《长日》《一封信》《我的心》剔出了他的这第一本小说集,这三篇小说都是哀愁风的,接下来的创作,他发展着冲淡风,即表现故乡内地宁静小县城的风俗民情,黄昏薄暮景致中的翁媪儿女的情态,就是田园牧歌。废名也是以这种风格的创作表征自己的文学史存在的。

废名是往后退着走,望变小了的境界发展自己。我以为。

临近放假,百无聊赖,茫无目的地琢磨,头脑中忽然闪出杜甫的《登高》诗句“老病有孤舟”。这是一句惊心动魄的诗!它高度概括古今中外最伟大文学的特质:“老”“病”“孤”。

但凡伟大的、厚重的文学作品,都是表现衰老病态孤独的——生理的、精神的、灵魂的。

那类亮色的,即关于青春的、爱情的、田园的文学,有杰出的,但称得上伟大的很少。

苏轼是一个总体上趋于明(亮)朗(放)风的,但他如果没有这些诗句,他就是一个缺少心肝的人,一个浅薄者流:

身似已灰之木,心如不系之舟,问尔生平事业,黄州惠州儋州……

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细细咀嚼,其中包含着怎样切恸心扉的绝望、沉痛。

鲁迅评论陀思妥耶夫斯基,调侃说,他长着一副哭相。

伟大的文学家才能够理解伟大的文学家,因为他们的心是相通的。

伟大的文学家基本上首先都是悲惨的人,相由心生,所以生就一副苦相。

陈丹青说大先生长相高贵,是别出心裁,仁者见仁。大多数人看鲁迅不顺眼,极端者苏雪林。

文学家的光荣在他们的身后,活在时,他们大多没有光环,用现时、世俗的眼光看,他们甚至很惨淡。

有才干的人可能生不逢时,这个“时”指特定的时世;对于文学家来说,所有的世代,都不是他们理想的时代。

文学家大半是生成的 ,不是训练成的。病态的人格,缺陷的性格,悲惨的人生,悲剧的命运,是文学家的命数。

贫穷、苦难、孤独、空寂、丑陋、软弱、伤害,是文学家的伴侣。

人类生活好比强者狂欢的party,文学家是侍者,更恰当的类比是清扫的仆役,当强者们结束狂欢,他们来清理狼藉的场地。狂欢没有他们的分,通过遗弃物、呕吐物来还原狂欢的情景是他们的职分。而在他们做着这些的时候,强者们在另外处狂欢。

因此立志成为文学家的人,大半是不懂文学、文学家是怎么会事,小半热爱文学,敬仰文学家的人如我,很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很早就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危城不入,人生只有一次,我是宁愿平庸地快乐着,不愿深刻地悲惨着,去奋斗为一个文学家。所以立志成为文学家的人事实上都成不了,文学家是生成的,不是立志的结果。

命运对待他们特别刻薄的这一类人,大多数成为精神病人人格分裂症患者,因为缺乏文学天赋,极其个别,成了文学家。

大作家都有一颗大心脏一种强大坚韧的精神品质,他们承载人类全部的负面情绪消极能量,而居然没有被这些所吞噬。

人类中有一类人认识到人生、生活的本质是苦难,他们于是自觉地来承受,在他们看来,他们更多承受了,相应地,其他人就较少摊受,比如我们的父母就愿意这样做,极端的情况下,他们毫不犹豫地把生的希望留给儿女。我对我的女儿嫣然嫣红是可以这样做的。耶稣被钉到十字架上,就是在替人类赎罪。

在我们的父母和耶稣之间,是文学家,他们汰洗世界罪恶的污秽,汰洗人类肮脏的尘垢,他们自身因此而显得不洁。

真正的作家都是豪杰圣贤,有大勇气大襟怀者。

不是写了诗歌小说的人都能称为文学家。

新文学发生期的创作,如鲁迅、郁达夫等人的小说,主色调都是晦暗、阴郁的,表现的社会生活中的弱者的卑微、屈辱、呻吟,绝不是强者傲然的得意。废名最初的小说,表现了一个青年的时代感伤,犹疑,没有鲁迅那种力度深度强度,郁达夫那种浓烈度,但基本倾向是一致的。后来宁静、精致起来。

一个时代的文学风貌主流是表现强者傲然得意的嘴脸,这是这个时代的文学贫乏、浅薄的表征。

历史题材方面,意淫帝王将相后嫔宫妃穷奢极欲勾心斗角。

现实题材方面,杜撰高官高管白领佳人时尚风流纵横捭阖。

欸,你向哪处走!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