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4年03月07日  

2014-03-07 18:18:20|  分类: 废名杂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补足前篇

女师大事件是20年代北京思知文界的一件大事。这次件事导致北京思知文界彻底分化。新崛起的欧美海龟,即陈西滢徐志摩为代表的现代评论派,某前面曾称之精英知识分子,与鲁迅、周作人为代表的启蒙知识分子(某前面曾称之自由知识分子)的矛盾表面化,冲突公开化。

此前的北京思知文界维持着和平共处的表面。

《新青年》分化后,新文化声势下行,告别了革命期那种激扬奋发,进入世间事物发生发展的常规态势。

我很多年前写过一篇论文《掌门弟子与新文化运动》,分析新文化阵营的构成,指出其主要班底为掌门弟子,掌门弟子而外,是陈独秀、胡适。分化后——

激进派从事实际的社会活动去了。陈独秀去了南方,先是广州,旋归上海;李大钊仍在北大,但主要工作是领导北方共产党。

原新文化运动的大将,掌门弟子之一钱玄同做教授学问去了,刘半农同钱

舞会散场后仍留下的是胡适、鲁迅、周作人。

而胡适等到了又一场热闹的消遣,像吃饭过后,还有洗脚的安排。这就是欧美海龟渐聚北京,崭露头角,渐生声势,他们以胡适为领袖。这是相对于新文化运动,北京思知文界新的成分。欧美海龟办杂志(努力周报、晨报副刊)、搞聚餐会,成立社团(新月)。

相比较而言,掌门弟子与新文化运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新文化运动分化,掌门弟子亦便式微,若说胡适是春风得意,鲁迅周作人所体验到的是彷徨,咀嚼的是孤独、寂寞、苦闷。俄国流落到北京的盲诗人爱罗先珂感叹北京是沙漠,喊着苦闷啊苦闷,引发鲁迅强烈的共鸣。胡适及欧美海龟肯定不以为然。但他们不是在彷徨孤独苦闷中沉寂,而是继续播种,办有语丝、《晨副》(1925年12月前孙伏园主编时期)、京副、莽原。

这是女师大事件发生前北京思知文界的大致情形。

欧美海龟的体验,应该是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启蒙知识分子的感受则是充斥着令人不能忍受的空洞沉闷乏味无聊平庸的气息。

客观的说,这是一个缺少有什么积极建树的年代。尤其联系大的背景考察,近处,北洋政府混乱黑暗,远看,军阀混战,社会凋敝。

在这个背景上,泰戈尔访华,所到处,演讲之际,徐志摩林徽因随侍,一左一右列于其旁,红男绿女,掩映着须发胜雪的大文豪泰翁,时人以为这是一幅美图,引为美谈,实在不过是精英界的借机自娱自乐。

而此前的胡适丁文江鼓吹的好人政府,亦是书生议政自说自话,最后无聊到无疾而终。

表面的平静给人一种假象,似乎思知文界没有根本的矛盾,能够整合起来,作出更大的作为。如北京大学教授徐炳昶在他主编的《猛进》第三期(1925年3月20日)登载的他和鲁迅的“通讯”中说:“我有两种希望,第一希望是大家集合起来,办一个专讲文学思想的月刊……”


女师大事件如同一块巨石,打破了一池浊水的沉闷,激起巨大波澜。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风潮,连同接下来的三一八事件,拯救了鲁迅重塑了鲁迅。让鲁迅从家事纠纷,从情感沮洳(与高长虹之间)琐屑中超拔出来,回归斗士姿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