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1年06月15日  

2011-06-15 18:1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  街头
行到街头乃有汽车驰过,
乃有邮筒寂寞。
邮筒PO
乃记不起汽车的号码X,
乃有阿拉伯数字寂寞,
汽车寂寞,
大街寂寞,
人类寂寞。
 (原载《新诗》月刊一九三七年七月十日第二卷第三、四合期)

 

废名的《新诗讲义?关于我自己的一章》中列举讲析了自己的七首诗,本诗是其中之一,是所列举的最后一首。讲析文字如下:

“这首诗我记得是在护国寺街上吟成的。一辆汽车来了,声势浩大,令我站住。但它连忙过去了,站在我的对面不动的是邮筒,我觉得它于我很是亲切了,它身上的PO两个大字母仿佛两只眼睛,在大街上望着我,令我很有一种寂寞,连忙我又觉得刚才在 我面前驰过的汽车寂寞,因为我记不得它的号码了,以后我再遇见还是不认得它了。它到底是什么号码呢?于是我又替那几个阿拉伯数字寂寞。我记不得它是什么数了,白白遇见我一遭了,于是我很是寂寞,乃吟成这首诗。”

废名诗论有两个观点,其一,散文是隔的,诗是不隔而好懂的。有人认为他的文章晦涩,他声称自己不是故意写得晦涩,而是文章本来就是这个品性,如知堂的文章;明白的、如话的是诗歌,如陶渊明的诗歌。其二,诗是当下的。上面的讲析文字就是对于他独特诗论观的阐述;选讲这首诗就是为了印证上述诗论观。

这首诗抒发了突然之间生发的“寂寞”的感兴。生发寂寞感兴的触媒是行走在大街上,一辆汽车从身旁驰过。沉静的哲人,敏感的诗人都是那类好思的人,动辄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对着极其平常的事物现象,就陷入“意义”的考问。大街上汽车驰过犹如空际飞鸟掠过无痕,不期它引发废名的有关“交流”的焦虑。唯交流方生成意义,无数、无限的意义建构起生生不息的世界。一辆汽车来了,令我站住,而它并不为我站住,向我致意,而是连忙过去了,这个过程,没有交流,当然没有任何意义了。这个过程在大街上的汽车与邮筒之间当是天天发生着,然而尽管如此,它没有任何意义。推扩开来,又不惟汽车邮筒,人类生活许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情景。

废名的这份寂寞感有其现实体验的投影。作为新文化的发祥地新文学的圣地,曾经的人物风流佳作迭出的盛况,而今已成明日黄花。二三十年代之交发生的京派海派之争其实是一个大有意味的事件,显示了新文学版图上上海的崛起,并足以与北京分庭抗礼,而再不是北京独领风骚(曾经陈独秀是把《青年杂志》搬到北京,从上海)。近两年废名经历了几件事,一是梁实秋胡适批评卞之琳发表于现代文学的诗看不懂,(废名为此很生气,大约在他看来这表现着新文学的内讧(?),一是失去明珠园地。一是失去多位志同道合奋厉新文学的挚友如梁遇春病逝、冯至出国。鲁迅抒发他对北京新文学发展变化的感慨:寂寞新文苑。废名同着鲁迅的寂寞。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