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10年2月28日  

2010-02-28 21:3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4   荡舟

 

我荡一只船儿

坐到伊那儿去,

水连天,

天连水,

我还吹我的笛儿,

清风徐来,

笛韵悠扬,

水波不兴,

我越荡越看不见人间,

我以为我的路途遥远,

我就歇了我的调儿不唱,

因为它越来越是一个哀调儿,

好像是吹在天上,

最后我想我已经不远,

我已经到了,

我一看两个大字,

白水映澈天堂,

于是我歇了我的桨儿

不由我两泪滴,

上帝他要是牵我进去

他晓不晓得我的灵魂

是伊给我的?

我还不晓得伊在哪里。

 

(1935,5,15)

 

这首《荡舟》和写于3月的《玩具》构成姊妹篇,两诗都写了一个异度空间之旅旅行访问。访问的对象都是一个女郎,目的地天堂,上帝是这儿的主宰,但他更像个信使,凭他沟通悬隔于两个世界的两颗心灵。两诗的意蕴也是基本一致的,生死殊途隔阻不了生命的交流,真挚的思念,诗歌的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方式则凝结着废名对时空存在形式的现代体验。

两首诗都运用了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方式,但具体的艺术表现则又各有千秋,《玩具》中的空间表现更富层次:

“上帝为什么指手,

我想这大概是指点我,

我看见地下一座坟墓,

草色芊芊墓正圆,

人间从天上看是一块草田,

我一句话也没说,

我把我的礼物交给上帝”

“我”在上帝的启示下认识到天上人间、生死殊途,在现实交流方式上“我”只能凝视“女郎”留下的坟墓,于是“我一句话也没说,/我把我的礼物交给上帝”。通过观照视角的交替变换,表现的生命形式的变化。

《荡舟》则在平铺直叙中创造了一种迷离惝恍的氛围,在一种恍若渐离现实的境界,“我”从一往情深的沉醉中有所清醒,“我越荡越看不见人间”,真实的意思与字面相反,“我”所置身的是人间,也只能置身人间,“坐到伊那儿去”是无法达成的,因此“我”的笛儿吹的便“越来越是一个哀调儿”。上帝的形象在本诗中也是一个想象性的存在,稍不同于《玩具》。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