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bzhang的博客

 
 
 

日志

 
 

2009年12月3日  

2009-12-03 10:4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眼明 

我拧着闲愁掐一朵花,

捻在手上我明眼的看,

  也算是在我的黄昏天气里

点一点胭脂。

(1931年3月16日)

这首诗台北大学中文系主任赖贤宗先生有一段详细而晦涩的分析。先不管他,我先说我的解读。

这是一首代言体诗。代言体诗歌是中国古代诗歌中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体例。这里不节外生枝。本诗抒情主体“我”是月,也就是说这是一首代月立言的代言诗。古代代言诗所代者为某个具体或虚构的人,一般为女性,代物立言也有,如《北山移文》、《毛颖传》等,但很少。

这首诗写作时间是1931年3月16日,在这几天废名写了很多首诗,这些诗基调相近,都是抒发一种淡淡的清寂的情绪。反复运用星、月、花、树、黄昏、夜境等物象成诗。其中月的意象又是处于中心地位。月被人格化,其他物象则没有。人格化的月是一个女性,就是嫦娥。又根据月的固有属性及嫦娥奔月的传说展开联想,它不能傅粉着彩,不能看见虹,不能雨天看世界……(《画》),断臂维纳斯留下遗憾的同时成就美的极致。月永远无缘看到梅花的色彩,废名因此想象折一枝梅花寄赠嫦娥,慰她清寂。(《诗情》)联系地赏析本诗,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鉴赏它。

调整鉴赏视角,断言“我”指月,本诗的意蕴就贯通畅达,而若以“我”为诗人废名,则难免扞格。“我拧着闲愁掐一朵花,捻在手上我明眼的看”,诗人想象月拿着一朵花睁大着眼端详,《画》与《诗情》等诗里写到月与花色无缘的遗憾,而作为一个美丽女性她们又该是怎样钟爱花啊!这里所表达的韵致与《画》、《诗情》是高度协调的。“明眼的看”——睁大眼看,逼肖月圆的情景。但是月只能朦胧地感受花的色,这是在黄昏的天气里,花色迷离,洇成一团胭脂的晕影。当丽日晴光,花色正艳,月不能在场,皓月当空,则花月一色。“也算是”聊胜于无。又,月圆那几天,值黄昏时候,初升月亮被落霞映射,染着丹霞色,犹如点了胭脂。

这首诗的韵致与《画》、《诗情》等咏月诗是协调的,但并不重复,而自有它独具的意境。

 

附赖贤宗论:

这首诗写于废名三十一岁(一九三一年)之时,是一首轻灵出色的情诗,但它写的不仅是男女爱情,也可以视为是在写艺术作为激情的行动。《眼明》一题当是诗中所说的“我明眼的看”之意,对方的青春美好让自己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但是自己已是三十岁以后的人了,“在我的黄昏天气里”,又能如何呢?“捻在手上”说明了作者此刻忐忑不安的心情,“掐一朵花”而明眼的看的时候,毕竟只是为自己三十以后的心情“点一点胭脂”而已。“也算是”一语,一方面表明了无奈(“愁”),二方面表明了超脱(“闲”),从而有着清浅的怅惘。此诗的“物象的折射”与“意象的韵味”是说:“花”是“物象”,经过“闲愁”的折射,通过“我明眼的看”,显现“点一点胭脂”的“意象的韵味”,不仅有“黄昏天气”的胭脂之优美韵味,更透露了“也算是”的凄美难言的味外味。以“花”隐喻爱情,甚至是以“爱情”转喻作者对于艺术的激情,“物象的折射”与“意象的韵味”在此颇具复音叠韵之美。

摘自赖贤宗:《我含着泪栽一朵空花——废名诗评》,载《废名诗集》,陈建军,冯思纯编订,【台湾】新视野图书出版公司,2007年7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